浅析:那些已成为过去式的LED企业

4月4日,中国一年一度的传统节日之一—清明。昨天,也是众多中国人祭拜祖先的日子,扫墓、挂山、放鞭炮,自然也是这一天的主要活动。

借此机会,小编在此先给大家普及普及咱们这清明节的起源。

相传春秋时期,晋公子重耳为逃避迫害而流亡国外。流亡途中,在一处渺无人烟的地方,又累又饿,再也无力站起来。随臣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一点吃的,正在大家万分焦急的时候,随臣介子推走到僻静处,从自己的大腿上割下一块肉,煮了一碗肉汤让公子喝了。重耳渐渐恢复了精神,当重耳发现肉是介子推从自己腿上割下的时候,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十九年后,重耳做了国君,也就是历史上的晋文公。即位后文公重重赏了当初伴随他流亡的功臣,唯独忘了介子推。很多人为介子推鸣不平,劝他面君讨赏,然而介子推最鄙视那些争功讨赏的人。他打点好行装,同老母亲悄悄的到绵山隐居去了。

晋文公听说后,羞愧莫及,亲自带人去请介子推 ,然而介子推已离家去了绵山。绵山山高路险,树木茂密,找寻两个人谈何容易,有人献计,从三面火烧绵山,逼出介子推。 大火烧遍绵山,却没见介子推的身影,火熄后,人们才发现背着老母亲的介子推已坐在一棵老柳树下死了。晋文公见状,恸哭。装殓时,从树洞里发现一片衣襟,上写道: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为了纪念介子推,晋文公下令将这一天定为寒食节。

第二年晋文公率众臣登山祭奠,发现老柳树死而复活,便赐老柳树为清明柳,并晓谕天下,把寒食节的后一天定为清明节。

清明这一天,LED人士绝大部分都已放假,有的早已返乡祭祀祖先,有的则约三五好友出外踏青郊游,当然有的也像小编一样还奋战在工作的前线。

说起清明节和LED,两者本来没有多少交集的部分。但作为传统祭祀的日子,小编也就在此祭奠一下那些曾经死去的LED企业。逝者已矣,愿生者安息!

LED,曾经的朝阳产业,吸引无数资本慕名前来掘金;LED,曾经厮杀得尤为惨烈的产业,让众多企业因无力反抗而悲壮倒下。2015年,由佛山照明、木林森等行业龙头掀起的价格战,让LED产品价格降至冰点,产品利润空间被急剧压缩。为抢占市场,众多LED企业纷纷卷入到这场市场份额之战,一时间LED行业硝烟四起,战况惨烈。

不少LED企业在这场战争中苟延残喘,艰难度日;更有不少企业失去了生存的机会,悲壮倒下。据不完全统计,仅2015年就有超过4000家LED企业关门倒闭。进入到2016年之后,LED行业有回暖之势,但仍然有很多企业淹没在产业先前发展的浪潮中。今天,我们就一起去缅怀缅怀自2016年以来那些成为产业贡献过力量,然而却以倒下的LED企业。

1、飞利浦照明深圳工厂关闭背后:转型的抉择

2016年5月31日,飞利浦照明深圳工厂——飞利浦家居灯饰制造(深圳)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决定提前解散公司的公告,引起业界一片哗然。作为全球领先的照明品牌,飞利浦照明的每一个举措都备受关注,深圳工厂的关闭,一时间也引发了业内人士对中国制造业的担忧。

2、深圳一电源企业欠款千万濒临倒闭

2016年6月23日,据行业人士爆料,深圳某电源厂商疑因拖欠供应商货款,而遭供应商拉横幅抗议。消息一出,引发行业热议。

据悉,该电源厂主要生产家用电器、手机、LED灯、电动工具等产品用的电源适配器、充电器机变压器,主要客户有BDCI、TTI、Sanmina-SCI、松夏、三星、LG、华为、惠普等,并多次被评为诚信企业、最具潜力品牌以及优秀供应商等,如今落入此困境不禁引人唏嘘。

3、LED电商黑马品一照明倒闭

2016年7月10日,照明行业一条新闻刷爆了朋友圈--天猫过亿电商黑马品一照明跑路。

品一照明是在2006年国家十一五将半导体照明工程大力推动的背景下成立,是国内LED照明行业的知名品牌,致力于LED家居照明、LED商业照明及LED户外景观亮化照明领域。其整个发展历程可谓神速,从13年的1000万,到14年的6000万,再到15年超过一个亿的速度,并且2015年双十一当天销售额1217万,以黑马之姿震惊整个照明行业!

4、浙江中宙光电进行破产重组

2016年7月19日,利尔达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与浙江中宙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协商一致签署了《重整投资协议》,拟4000万收购已经进入法院破产重组的浙江中宙光电股份有限公司。

笔者查阅资料发现,中宙光电注册资金6600万元,投资总额超过4亿元。两相比较,公司资产严重缩水。

5、中山同济科技照明倒闭清算

2016年7月20日,中山同济科技照明有限公司贴出公告,内容为:因我公司经营不善,经董事会研究决定:现进行公司财产清算,贵请各供应商(公司)至2016年7月20日到2016年7月26日前来我公司办理往来业务核算。逾期我公司拒绝办理此项业务。

据了解,中山市同济科技照明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05月25日,至今整整10年时间。2016年06月23日还变更了经营场所地址到中山市横栏镇永兴工业区富庆一路3号第1栋首层第2卡、二楼。

6、瑞谷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倒闭

2016年7月22日,瑞谷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向各位供应商发布公告称,因最近几年经济不景气,制造业处于倒闭潮中,瑞谷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亦风雨飘摇,经营困难,面临破产的局面,在此瑞谷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及全体成员对各供应商致上深深的歉意。

瑞谷科技其实早就存在危机。2014年,华为以24.7%的市场份额,成为全球排名第一的通信电源供应商。由于对华为的过分依赖,不注重自身产品创新而一味去追求企业转型。

7、轻子灯饰老板欠薪跑路,艾迪森躺枪

2016年9月25日消息,近日,网络上流传了几张员工集结在东莞艾笛森讨要血汗钱的照片,一时间在朋友圈引起热议。

后得知,原来是轻灯饰(深圳)有限公司老板邱华荣跑路回台湾,走之前跟艾笛森子公司雷笛扬照明成立新公司,把客户全转移了,让其女儿挂名股东。邱华荣跑路后,轻子灯饰员工便跑到艾笛森寻求公道。

8、柒点照明跑路

2016年10月14日,朋友圈疯传,又一照明企业跑路,显示房东已贴出公告

从网上查询到,中山市柒点照明成立于2008年,旗下驱动电源工厂(禾田光电)规模已达3000平方米,拥有CE、CB、TUV、CCC、SAA、UL、EMC等资格证书,能严格执行世界各国电器行业标准。柒点照明生产车间已达2800平米,员工总计180人,已经发展成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 柒点照明主要做LED灯的,而且价格很便宜。

9、福特斯亏损严重,申请破产

2017年元旦刚过,1月4日晚上8点44分,中山市福特斯照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特斯)法人代表王功杰在个人的微信朋友圈宣布福特斯因各种原因亏损严重,资不抵债,已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并表示,不会跑路,不失联。并将公司所有资产变卖的所得第一时间发放工人工资。

此消息一出,诸多行业人士纷纷表示惋惜,但同时也对于王功杰本人在面对公司倒闭破产时的有担当的态度表示赞赏。有跟福特斯在同一个工业园区的照明行业人透露,福特斯的工厂规模从去年开始有萎缩迹象,但对于申请破产的消息来得如此迅速还是感到很意外。据曾做过福特斯的供应商透露,到期货款拖半年是常态,资金链跟不上可能是促使其迅速破产的原因之一。

10、亮百佳负债累累,员工拉横幅讨要血汗钱

2017年元旦过后不久,深圳一家照明企业深圳市亮百佳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传来破产消息。有知情人士披露相关照片,亮百佳工厂前大批员工聚集,并拉横幅表示颜小民还我血汗钱。

实际上,亮百佳早在去年六月便遭遇资金链断裂困境,但在公司老板颜小民的积极应对下,其获得多家供应链成员、代理商的联名支持,同时在7月22日被云南国鼎投资公司相中,双方重组并成立合资公司。

原以为凭借资本的力量,亮百佳或可能东山再起,但仍然逃不过资不抵债的厄运。

除飞利浦深圳工厂之外,上述倒闭企业大多具有一个共同点:三角债。三角债是中国特色,形成的原因,主要是各环节角色之间的互保。原材料供应商商--配套企业--应用企业--经销商--客户这样一个链条里,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出现资金拖欠问题,就可能形成产业链上的三角债。

受经济不断下行、LED行业增速放缓等因素的影响,企业债务环境在不断恶化,相信最近倒闭的很多企业里,一定有不少是被三角债拖垮的,账户上皆是应收而未收款与应付而未付款,但企业常常还想再赌一把,继续投入--产出--积压--拖欠--再投入--再产出--再积压--再拖欠,陷入大生产大赔小生产小赔的恶性循环里。交易秩序紊乱,结算纪律松弛,信用观念淡薄,又加剧了三角债,它的阴影如今笼罩着LED中小企业。

我国中小企业数量超过2000万家,创造全国六成GDP,纳税占税收总额近五成,提供80%以上的城镇就业岗位,但同时也存在出生率、死亡率双高的问题。美国《财富》杂志曾统计,美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不到七年,看似不长,但比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3到5年(最小数据是1.9年)要好很多。

诚然,在多变的市场大潮之下,中小企业面临的生存考验显然比大企业严酷得多。但话说回来,任何企业都是从小做到大的。能否抓住消费升级及供给侧改革的机遇实现跨越式发展,关键在于思维方式。

首先,中小企业应多从产业链入手,无须一上来就做大做全;另外,中国中小企业不要盲目进入同质化严重的市场,起步阶段就与大企业竞争,也完全没必要一张口就要造。创业者须有自知之明,从竞争不太激烈的细分市场入手,从大企业、大品牌容易忽视的方面下手,用心谋划品类突破,将传统或者既有技术,应用到新载体之上,同样能够获得做大、做强的机遇。

不仅如此,中小企业还应注重品牌建设,不要将敛财当做营销的唯一目的,而是以灵活的经营策略和见缝插针的竞争力,不模仿,不跟风,创造自己的品类品牌。只有如此,小个头才能抗衡大对手,不被大鱼吃掉,在市场中始终保有一席之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