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email protected]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激情都市 »  老师和妈妈

老师和妈妈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21:51

老师怒胀的鸡巴,已准备长驱直入,和妈咪湿淋淋的水鸡洞紧密交合。

  “太太,帮我把鸡巴顶在你欠干的洞口吧!”妈咪似饥渴又羞怯的引导着鸡巴,顶在她湿润的肉洞口。

  老师:“志仁,你妈已把我的鸡巴顶在她的水鸡洞,注意看老师的大鸡巴如何把你妈的水鸡干得爽歪歪的,干死你!”说完老师已将大鸡巴“滋”一声,插入他垂涎已久的妈咪水鸡内。

  “哦……好紧……你的水鸡夹得真紧,真是我干过最紧的水鸡。”“啊……你的东西好粗……快把人家的水鸡撑破了……”“才进去一半而已,你的水鸡很有弹性,我的烂鸟不只粗,还很长呢,干死你!”说着老师已把整根鸡巴深深插入妈咪夹紧的密穴内,也插得令她大叫:

  “啊……你的东西太长了……插得人家水鸡好深好深啊……”老师:“志仁,女人的水鸡最爱鸡巴粗,更爱鸡巴长,我的鸡巴比你爸的还粗还长,保证能干得你妈的水鸡又深又爽,你好好看她被干得比妓女还爽的骚样吧!”此时老师已挺起大阴茎,九浅一深地抽送着妈的小嫩穴,每当他整根鸡巴深深插入时,便狠狠戳开她紧密的阴道肉沟,再整根抽出,也刮出她阴道内发情的淫水。

  我问妈:“妈,老师的烂鸟有比老爸的还长吗?你的小水鸡受得了老师的大鸡巴吗?”妈咪羞着说:“老师的阴茎是比你爸的还粗还长,大龟头也紧紧撞着妈的子宫,有些你爸干不到的深处,都让老师粗长的东西插得又重又舒服。没关系,妈咪水鸡很有弹性,会紧紧夹住老师的阴茎……”老师也为我的多虑笑着:“志仁,你妈最爱像我这么粗长的烂鸟,来干爽她水鸡内每个痒处,以后如果你爸干得她水鸡不够爽,再叫我来帮你妈止一止水鸡内的淫痒。哈……如果你的鸡巴太短,干不到你老婆的水鸡底,再叫我来用这根粗长的阴茎,干得你老婆又深又爽,才不会出去让牛郎干穴。”我说:“原来是这样,如果妈咪和我老婆的水鸡内淫痒,而老爸和我的鸡巴太短干不深时,再请老师用大鸡巴干得她们两个水鸡又深又爽。”妈咪:“盐生哥,你又教坏志仁,别管志仁老婆了,现在人家要嘛……”老师一听着妈咪的淫词,也更卖力地加紧抽送的速度,令她胸前的一对乳峰也前后地晃荡着,忍不住两手抓住,肆意揉捏把玩着。

  “啊……你的东西比人家老公的还粗还长,真是专门诱拐良家妇女的坏东西……啊……水鸡妹妹快被你的坏棒棒撑破了……你的手真不规矩,一边干人家,一边还玩人家的奶子,坏坏的色狼哥哥……”接着老师已整个人压在妈咪身上,以便亲吻她的芳唇,胸前的玉乳正磨着他结实的胸膛,两人从上到下的肉体紧密交合着,为了要干她肉穴更深,也命妈咪把双腿抬高,再紧紧勾住他的臀部,看着妈咪两腿紧紧勾住老师下体,姿势实在不甚雅观。

  “盐生,人家的腿勾得你这么紧,好难为情哦!”“小宝贝,姿势歹没关系,只要我们搂着相干爽快就好,你的手再搂我紧一点,搂着相干爽不爽?”妈咪也把双手紧紧搂住老师的背部,两人紧紧地搂住相干,肉体紧密的结合着。

  妈咪在他耳畔悄声说:“这样和你搂着相干,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是……很舒服。”看着老师两个大睾丸,也不时撞击着妈咪肥美的阴阜,连两人的阴毛也紧密地磨擦着。

  我说:“老师,你的睾丸真大,撞得妈咪下面好用力。”老师:“这是我的大懒葩,等一下才能射出精子,进入你妈的子宫内,如果今天是她的排卵期,她就会被我干得受精怀孕。”我说:“哦……我知道了,那当年妈咪就是在洞房之夜正好排卵期,再被木财和润叔射精进入子宫,才会受精怀孕生下我。”老师:“对啦,孺子可教也。”“那我的爸爸是谁?”我又疑惑着。

  老师:“你爸爸还是老李啊,木财和润仔只是帮你爸干你妈欠人操的水鸡,帮她作人工受精,才能生下你。以后如果你精虫太少,再叫老师来和你老婆作人工受精,顺便帮你干得她大肚子,哈……”“对啦,木财和润叔只是在洞房夜和妈作人工受精,因为你爸当晚醉醺醺,所以才会让他们和妈咪交配,帮你爸干得妈咪受精怀孕。”妈咪也顺着老师的话辩白着。

  我说:“我大概知道了,以后如果我精虫太少,再请老师或润叔来帮我老婆作人工受精,顺便帮我干得她大肚子。”经过一番解释后,老师也想变换姿势来干妈咪,便把她抱起来,两人面对坐着交媾。

  “宝贝,这样抱着你相干,爽不爽?”“讨厌,这种姿势让人家好难为情,羞死人家了!”说着妈咪只好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低下头去,不意看见自己的小穴正被他抱着来回迎凑大鸡巴,一出一入的画面煞是淫荡,不禁羞红了脸偷看几眼。

  “怎么样,你的水鸡正在吃我的大香肠,好不好看?志仁,快来看你妈的小鸡吃我的大香肠。”我也忍不住上前观看,只见妈咪的肉穴正因臀部给他紧紧搂住,来回套入他的大肉棒,再加上她娇羞的模样,似乎被他干得又羞又爽,还有老师胜利者的淫笑,害我下面又有反应。

  “这招抱着相干的姿势,是日本男人最喜欢的姿势,也是偷情妇女被干得最害羞最爽的姿势。”“讨厌,你又笑人家和你偷情……哦……你的手抱得人家屁屁好用力……你的东西插得水鸡……太深了……色狼哥哥……你真是专门诱拐良家妇女上床的高手……”“那你被我这色狼哥哥诱拐得爽不爽啊?”“讨厌……人家不说了……”此时老师已把妈咪抱起,两人坐在一个旋转椅上交媾,让她可以骑在他下体任意摇摆丰臀,好让她穴内每处淫痒都给大肉棒干得无处不舒爽,老师也四处游走旋转着椅子,两人面对面在椅子上抱着相干,也让妈咪尝到这高手新鲜刺激的床技。

  “你真是花样百出,连椅子上都可以玩人家小穴。”“我专门用来搞爽女人的床技还不少,以后我再慢慢和你玩个够。”“讨厌……以后人家不知道啦……”妈咪听老师说还有其它刺激的床技,以后再慢慢和她玩,手也娇媚地轻捶他胸膛。

  老师:“宝贝,我们来玩更刺激的,双手紧紧搂住我,我抱你起来边走边干逛大街。”“讨厌,哪有抱起来干人家的……”说着妈咪也害羞地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双腿给他强而有力的抱起来一边游走,一边干她肉穴。

  老师身材魁武高大,要抱着轻盈苗条的妈咪,进行各种高难度的交合姿势,显得轻而易举。妈咪由于全身腾空,为了安全只好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全身交给老师抱起来,一边走,一扭动下体,好让他的肉棒可以从各角度戳弄她的淫痒肉穴,连一边看戏的润叔也说:

  “还是年轻人较有力气,还可以抱着女人边走边干鸡迈。”“润哥哥,他好坏哦!抱起人家来交配,让人家好难为情……”“小美人,别羞了,这样抱你起来逛街干穴,爽不爽?”“讨厌,人家还是第一次被男人抱起来干鸡鸡的,羞死人了……”“这是年轻人才有力气抱女人起来干穴,以后要是你老公办不到,再找我来抱你起来边走边干你的鸡迈,好不好?”“人家老公才不会这些怪招式呢,以后的事,人家不知道啦……”说完妈咪也娇羞地把头靠在他的肩上闭目沉醉着。

  在房间内抱着妈咪游走干穴后,由于室内空间狭窄,老师便提议抱她到外面打野炮。

  “太太,你有没有打过野炮?”“什么叫打野炮,人家不知道。”“就是在外面相干啦,很刺激哦!”“在外面……会被人看到……不要啦……”妈咪涨红了脸。

  但老师却不放过这大好良辰美景,便打开房门,抱着光溜溜的她来到后门的空地上,我也尾随其后躲着看戏,润叔却怕被认出不敢出去。

  老师一边欣赏黄昏幕色,一边抱着性感淫娃交合,真是通体舒畅。妈咪只好害羞地把脸埋在他胸前,不敢看外面的动静,深怕被熟人认出似地。

  “美玲,快看那两只狗在作什么?”妈咪偷看一眼,空地上正有一只狼狗骑在母狗身上交配,两只狗的性器也干得密不可分。

  “讨厌,它们在作爱……”“就像我们在相干啦,哈……”这空地本来少有人会经过,很不幸地正好隔壁的海伯,出来找他家的母狗,原来被一只狼狗骑在上面交配,无意间竟然看到妈咪和老师的养眼镜头。

  海伯:“现在的少 年人真是开放,大白天还在外面相干给人看,真是不知羞耻。”妈咪一时羞愧不已,不敢看海伯,以免被他认出。

  老师:“欧吉桑,你出来运动哦!”海伯:“我要作床上运动也不敢出来作给人看啊!我叫海仔,我只是出来找我家的小莉(狗名),原来和这只野狗在相干,这只狗母正在发情,时常勾引公狗,真是气人。”老师:“母狗如果到了发情期,没有被干爽就会到外面找野狗,就像我抱着这个查某一样,老公干得她鸡迈不够爽,就愿意和我在床上通奸,还让我抱她出来干给人看,哈……”妈咪也为老师把自己比喻成思春的母狗而感到十分羞惭,海伯却觉得十分贴切。

  “原来你是这个查某的客兄,难怪她会让你这年轻人抱出来外面相干,可是这个女人的身材好像美玲哦,我常常偷看她洗澡,身材像这女人一样好。”妈咪只好把头藏得更低,老师才放她一马说:“她不是美玲啦,美玲是不是很欠男人干?他老公不常干她吗?”海伯:“我常偷看美玲洗澡,她的两颗奶子像木瓜,腰又细小,屁股又大又翘,那个鸡迈又紧又小,看得我每次都要打手枪。她的身材好,人又水,嫁给老李,我看早晚会去讨客兄。”

  老师:“海伯,她的身材确很像美玲,可惜不是她,改天你再帮我们介绍认识。”海伯:“可惜我年纪较大,不然我就会自己来拐她上床,还是年轻人强而有力,改天再介绍你去勾引美玲上床,到时候别忘了我这个牵猪哥的,哈……”老师:“当然,为了感谢你,先让你摸摸这女人的皮肤。”海伯:“真的哦?身材真好,皮肤真白,那我就不客气了!”妈咪用手轻捶了老师一下:“盐生,你好坏哦!”海伯已忍不住来到妈咪的身后,仔细端详着她玲珑的曲线与白嫩的鸡肤,开始伸出他粗糙的毛手在妈身上四处抚摸。为了让海伯爱抚方便,老师已把妈咪放下,两人面对面搂着。海伯已年近半百,许久未曾摸过少妇的年轻肉体,也捞本似地四处摸弄。

  “真好,还是年轻的女人皮肤较好,摸起来真爽,干……这个女人要是能够天天让我干破她的鸡迈,不知多好。水查某,阿伯摸得你爽不爽嘛?那会爽就叫春……”妈咪一时被海伯这村农的毛手爱抚,在外面打野炮的羞耻感加上惶恐被认出的羞愧感,哪里敢叫春?只能嗯嗯啊啊地呻吟着。

  老师:“海伯,这查某的奶子也不小,你要不要摸?”“可以摸奶哦?当然要啰。”海伯的手已经从妈咪后面抱住她的酥胸,粗糙的手抓住妈两个白嫩柔软的乳峰,开始用力挤压搓揉着。

  “哦,真柔软的奶子,摸起来有够爽,哦……摸得真爽!”妈咪只是低声呻吟,享受被海伯粗壮的手蹂躏乳房的快感。

  老师:“老伯,你很久没摸过这么大的奶子了吧?”海伯:“我那个查某的早就下垂,不像这个查某的奶子又挺又大,摸得连我下面这根家伙也硬起来。”海伯由于双手抚弄妈的丰满乳峰,下体的鸡巴也顶在她丰美高翘的臀部上磨蹭着,一时性欲亢奋地连老二也渐渐勃起。

  海伯:“少 年仔,今天就让伯仔的懒教,干一次年轻女人的鸡迈吧!”老师为了调节体力,看了妈咪面露难色与哀求不要的眼神,却恶劣地说:

  “好吧,今天就让阿伯的懒教,干一次这个欠人干的鸡迈。”说完妈咪却忍不住叫着:“不要啦,盐生哥……你真坏透了……”此时海伯已色急地脱光外衣裤,再脱下内衣与四角内裤,露出一根二十公分长的粗黑鸡巴,由于刚才磨蹭着妈咪性感的美臀,现在已变得略为坚挺。

  “水姑娘啊,伯仔的懒教也不小支,你来摸看看,等一下我就会将你欠人干的鸡迈,冲得爽歪歪。”说着海伯已牵着妈的手去套弄他的阳具,妈咪只好手握着他粗黑的肉棒,害羞地慢慢搓弄着,直到它勃胀硬挺起来。

  “怎么样,伯仔的懒教有没有比你老公还大支?改天如果水鸡在痒,再来找我来甘蔗园相干,我来摸看看你这欠人干的鸡迈有多紧……”此时老师早已拔出插在她肉穴多时的阴茎,让海伯摸上她沾满淫汁的肉穴,手指也伸入她狭窄的阴道内抠弄。

  “哦,水鸡汤流这么多,真是众人骑的查某,鸡迈还夹这么紧。这样挖你的鸡迈,爽不爽?”妈咪的骚穴经过海伯一阵搅弄,也再次流着羞耻的淫液,沾湿了海伯的手,那支不情愿的玉手也加速搓硬他粗黑的肉棍。

  “哦,你的手搓得真好,我的懒教真爽,你这个鸡迈夹得真紧,还一直在出汁,等一下伯仔会干破你的鸡迈,干得你想认我作客兄。”经过妈咪的搓弄,海伯已像猪哥一样性致勃勃,想骑上妈咪这欠干的猪母身上,干破她的鸡迈。

  “哦!我的懒教已经硬梆梆,要来干你的鸡迈了。”接着海伯已命妈咪像小莉一样趴着,臀部高高翘起,拍了她的臀肉说:

  “干,我家的母狗去讨客兄,今天我就干破这个查某鸡迈出气。”老师:“对啦,你就把她当母狗一样干破她的水鸡。”妈咪看了一眼旁边的小莉,正被公狗骑在身上用力交配着,想不到她竟要当代罪羔羊,让海伯干她的水鸡出气,听着海伯粗鲁的脏话,感到十分难为情,却也有些被强·奸的刺激与快感。



  海伯边骂着脏话,边握住自己的鸡巴,顶在妈咪的水鸡洞口:“查某,你别害羞,鸡迈给伯仔干爽,就叫出来,干死你!”说着,海伯已“滋”一声将他的肉棒,深深插入妈紧密狭窄的肉穴。

  “欧……真紧……你的鸡迈真紧……夹得我懒教真爽……干给你死……”妈咪不敢多说话,只好每当被他的鸡巴插得太深时,才忍不住嗯嗯啊啊的叫春,不时也会扭腰摆臀地迎凑他鸡巴的抽送,让海伯更加淫性大发,双手也忍不住抓着她一对乳峰,捞本似地搓揉着。

  “干,你这个查某屁股真大,还会扭来扭去,真是欠人打的狗母,这下干得你鸡迈爽不爽?”他哪知道妈咪为了怕被认出,有口难言,只好被动地用肢体语言扭动细腰,摆动丰臀来配合他的奸插,嘴上忍不住时才嗯嗯地呻淫以助兴。

  “这下干得你鸡迈爽不爽?欠干的查某,趁你老公不在,就出来讨客兄,我今天就替你老公,干破你这欠人肏的鸡迈。”妈咪被海伯嘲虐她偷男人,虽有些难为情,却似乎又羞又爽地配合着。

  海伯抱着如此性感的少妇美臀,忍不住又捏又拍地淫虐着妈咪:“讨客兄,该打屁股,欠男人干,我就干破你流汤的水鸡。”妈咪只能听着他手掌拍打臀肉发出的霹啪声,加上海伯强而有力的奸插,隐忍内心的羞耻低声叫春着。

  “哦……你的鸡迈夹得真紧,夹得我懒教真爽……鸡迈再夹紧一点……对啦……再夹再夹……”妈咪的阴道受到海伯奸插的刺激,也使尽肉穴一夹一放的媚功,让他的鸡巴被紧密的水鸡一夹一放的包裹着。海伯也淫性大发的抱着她的臀部扭动画圈圈。

  让大鸡巴可以干爽她水鸡内每个痒处。

  “查某,伯仔的懒教干得你爽不爽,鸡迈爽不爽?”老师:“伯仔,你的屁股还真会扭,懒教还会转来转去,真是厉害!”海伯:“伯仔老摸老,还会干鸡迈呢!这个鸡迈又紧又小,我来干得她水鸡开花。”经过了二十分钟的抽干,海伯的肉棒受到妈咪阴道的收缩,也亢奋得即将射精。

  “啊……真爽……这下干得深不深,这下干破你的鸡迈,啊……我挡不住了……我要射出来了……少 年仔,我可以射进去她水鸡里吗?”妈咪向老师哀求的示意不要。

  老师:“海伯,今天是她的排卵期,你就射在她的屁股上吧!”最后海伯使尽全力,下下直抵她的花心,两人下体紧密交合的啪啪声不绝于耳,他的两个睾丸也前后晃动撞击着妈咪的阴阜。

  “水姑娘啊,我的懒葩撞得你鸡迈爽不爽?这下有没有干到子宫?这下干得深不深?干死你!”最后海伯气喘嘘嘘地卖力奸插,每下都插到妈咪的水鸡底,她只好娇喘连连地叫春。最后海伯精关将出,才迅速拔出肉棒,射出浓热的精液,都溅在妈咪的臀肉上。

  “哦,真爽……好久没干过这么紧的鸡迈了。少 年仔,改天再介绍她让我认识,真想每天干这个查某。”海伯意犹未尽地说。

  妈咪羞惭地马上爬起来依在老师的胸前:“你好坏,快抱人家进去啦!”老师:“海伯,干得爽不爽?改天再帮你们送作堆,让你每天都抱她出来相干,哈……”此时老师再度将妈咪双腿抱起,她的双手又紧紧搂住他脖子,两人边走边干地走回后门。

  海伯目送两人亲热地走入我家后门,心想那不是美玲家吗?难怪她的身材和美玲的身材一样,难道刚才被我干穴的女人是美玲?应该是她讨客兄,怕被我认出,才遮遮掩掩不敢出声,那以后我不就可以随时趁老李不在去找她作作爱作的事……想着想着心里越得意,嘴角露出邪恶的淫笑,看着办完事的小莉喝道:“小莉,回家了,以后要把你关起来,才不会像美玲出来讨客兄。”老师把妈咪抱回卧室后,润叔看着她身上的精液纳闷:“唉呦。盐生啊,你怎么射出来了,真是浪费,射在她屁股上。”老师:“那不是我的,是隔壁一个殴吉桑的。”润叔:“美玲,你又去勾引隔壁的男人了,是不是啊?”妈咪被老师放下,急忙去拿着毛巾擦拭身上乳白的精液。

  “才不是呢,都怪盐生抱人家出去,害人家被海伯看光身体,盐生又不救人家,害我被他给强·奸了……润哥,盐生坏死了!”润叔急忙去搂着妈咪的腰,试图安慰她:“年轻人较喜欢刺激,你就别生气了,让哥哥好好惜一个。”想不到润叔也展现他体贴的一面,其实那只是他已体力恢复,想再次奸淫妈咪的技俩罢了。

  此时我和老师坐在沙发上,老师调节体力休息着。

  “我刚才抱着你妈边走边干,真是累,但你妈被我干得特别爽,还有一个老伯帮我干她一会,你有看到吗?”我说:“有啊,但我不敢出去,因为他是常偷看妈洗澡的海伯,他还叫我偷妈咪的内衣裤给他,说他没钱买内裤给老婆穿。”老师:“志仁,你就拿这件沾满你妈淫水的三角裤送他好了,他看到一定觉得很眼熟,哈……”老师随手拿下他头上那件妈咪的红色内裤给我。

  妈咪:“志仁,不要啦,人家那件内裤不能送给海伯……你要送就拿别件好了。”妈咪怕奸情被揭穿,矜持地说着。

  老师:“太太,改天我再介绍你和海伯在宾馆认识,哈……”润仔:“美玲,别管内裤了,让哥哥亲一个。”接着润仔和老师换手,轮流和妈咪亲热着,亲吻了一会,润叔再度将妈咪抱回床上,两人恩爱地搂紧对方肉体,互相爱抚着性器。

  “润哥,你的东西又变粗了……又变硬了……”“美玲,你的水鸡还是一样紧,夹得还在流汤,这样戳你爽不爽?”“啊……你的手指又在使坏了……水鸡妹妹又被你挖得流汤了……”“刚才海伯的鸡巴粗不粗,有没有我的粗?”“讨厌,别问人家刚才的事了,反正……还是你的最粗最硬啦……”两人互相爱抚性器后,润叔再次展现雄风,大鸡巴的硬挺不减。

  “润哥……别在搓人家了……人家要嘛……”“你要什么,要说出来啊!”“人家要你的棒棒插进来嘛……坏死了……还要吊人家胃口。”润仔也再次将妈咪的身体放平,将大龟头顶在她的肉洞口。

  “小宝贝,我的大烂鸟又来了。干死你!”说着他的臀部向下一沉,大肉棒再次深深插入她饱受摧残的淫穴内。

  “啊……你的东西又变粗了……啊……好粗好硬……这下插得好深……”“你的水鸡还是夹得这么紧,干死你,干破你这多汁的水鸡洞!”我说:“老师,妈咪的水鸡被你们三个干那么久,怎么还夹得那么紧?”老师:“你妈的鸡迈很有弹性,可以夹得我们懒教又紧又爽,就算被好几个壮男轮 奸,还是可以夹爽男人的鸡巴。”老师也学海伯的脏话,把女人的阴户粗鲁的说成“鸡迈”,害妈咪一时听不惯地难为情:“盐生,你别把人家的妹妹说得那么难听嘛!”

  润仔:“他说你的水鸡什么?”妈咪羞着说:“他学刚才海伯的脏话,把人家的妹妹说成很难听的。人家不好意思说……”润仔把耳朵凑近她的芳唇:“那你小声说好了。”妈咪才忸怩地悄声在他耳边说:“海伯把人家的小鸡鸡说成很难听的……鸡迈啦。”说完粗俗的“鸡迈”二字,妈也羞红了脸,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么难听的字眼,但听海伯边干她时,边骂的脏话却令她又难堪又刺激的羞爽。

  润仔听了也十分舒爽:“小宝贝,只要你喜欢听,我以后也可以叫你的妹妹做欠干的鸡迈好不好?”“讨厌,你别乱说嘛,人家才不爱听了。”妈咪口是心非说着。

  “小美人,哥哥的懒教,干得你鸡迈爽不爽?”“润哥,你又学坏了……啊……你的东西还是像当年那样勇猛有力……每一下都干到人家水鸡的痒处,啊……人家的鸡迈又被你干得出汁了……”妈咪一时亢奋,也说着鸡迈等脏话来助他淫兴。

  “美玲,洞房那天干过你后,真希望每天当你床上的老公,快叫一声老公来听听。”“讨厌,志仁在这里,人家不好意思说。”妈咪看了我一眼说。

  老师:“别害羞啦,太太,反正你床上的老公也不只一个啊……哈……”正当我怀疑妈咪怎会叫其他的男人老公时,润仔也加速他的抽插动作,本来九浅一深也改成五浅五深地奸干妈的骚穴,也干得她叫床不已:

  “啊……这下太重了……润哥哥……这下插到人家的子宫了……啊……我说我说嘛……润仔老公……亲爱的大老公……你的棒棒插得妹妹太深了……人家的妹妹快被你干破了……”老师:“好好听的大老公,以后润仔就是你妈床上的大老公,我就当她小老公好了。”我说:“那我爸要叫什么?”老师一时疑惑:“你爸还是她名义上的老公,但不是床上叫的老公,大小老公只是你妈和我们相干时,叫给我们听,让双方交配时更亲密的称呼啦!”妈咪一时让老师抓到语病,羞红了脸半晌说不出话:“人家才不要作你的小老婆呢,盐生哥。”润叔让妈咪亲密的称呼老公后,性欲更加亢奋地抱起她的娇躯,两人已面对面抱着相干。

  “听盐生说,你很喜欢被人抱着相干,是不是啊?”“大老公……连你也要学他,净学些不正经的,人家不知道啦。”说着把头轻靠在他粗黑的胸膛,下体的丰臀正给润叔的双手抱住,来回让她的淫穴吞吐着大肉棒。

  “美玲,我想叫你小老婆,好不好听?”“人家的身体都给你欺负了,随你怎么叫人家……”“小老婆,这样干你的鸡迈爽不爽?你的奶子再让我吸两口。”“啊……大老公……你的手抱得好紧哦……啊啊……人家的鸡迈让你插得好深……鸡迈妹妹会让你干破……”润仔也一边抱着她两瓣臀肉来回抽插骚穴,一边大口地吸吮她丰满坚挺的乳峰。

  最后润叔也想学老师,将妈咪的双腿抱起,边走边干她小穴:“小老婆,双手搂紧我的脖子,我也想抱你起来边走边干。”“讨厌,连你也要这样玩人家,羞死了……”妈咪只好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全身腾空任由他抱起来游走交配。

  老师:“润仔,抱女人起来干水鸡,爽不爽?要不要我帮忙?”由于体力稍差,抱起妈咪走了一会,润叔已气喘如牛,老师再度从妈咪身后抱起她一双粉腿,中间露出个小水鸡,任由润仔更省力地抽插她的阴户。但由于全身让老师抱起来,中间水鸡门敞开,让润仔挺动鸡巴狠狠抽插,反而令她有种被强暴的刺激感。

  老师:“太太,这样抱你起来被男人干鸡迈,爽不爽?”“讨厌,盐生哥,这样被你抱起来让人干小鸡,让人家好像被强·奸一样,羞死人了!”此时妈咪成了夹心饼,由于她细白的肌肤,夹在两个皮肤黝黑的猛男中间,显出强烈的黑白对比,虽然画面有些不谐调,却害我下体又胀得难受。

  接着妈咪也被抱回床上,润仔仰躺着任由妈咪骑乘在他下体,继续用她的鸡迈来回上下套弄粗长的大屌,润叔空出双手,正好可以尽情把玩她一对嫩乳。

  “小老婆,快扭腰,鸡迈夹紧我的懒教……哦……真爽……”妈咪也尽兴地扭着蜂腰,摆弄美臀,好让她欠男人干的淫穴紧紧夹爽他的铁棒。

  “大老公,这样夹得你老二……怎么样……”“哦……你这欠人干的鸡迈真紧,夹得我烂鸟有够爽……连子宫都在夹我的龟头……真爽!”老师看着妈咪使尽风骚地夹弄润仔的鸡巴,淫荡的模样比妓女还骚还浪,他的老二也不甘寂寞再次披挂上阵。

  “小老婆,顺便帮我把老二吸硬,等一下小老公再干破你的鸡迈。”此时老师已握住鸡巴顶在妈的嘴唇上,妈一开口呻吟,正好整个含住他的肉棍,开始吱吱地吸吮起来。她的下口有润仔狠命地抽送着,上口被老师的肉棒塞得满满的。淫水早已泛滥着阴沟内壁,却排泄不易,每当润仔的鸡巴插入抽出,就混着空气发出“扑滋、扑滋”的淫水声,令她听得怪难为情。

  我问:“老师,『扑滋』的声音从哪来的?”老师:“那是你妈的鸡迈被干得出汁,发出的淫水声,很好听吧?”妈咪听着自己“扑滋”的淫水声,羞红了脸:“大老公,你干人家鸡迈妹妹的声音好难听哦!”润仔:“你的鸡迈真是欠干,还再流汤,干破你流汤的鸡迈!”老师为了让润仔能干她更深,也主动拉住她的玉腿,高高翘起湿润的阴户,好让润仔的铁棒能插得她鸡迈更深更爽。

  “啊……盐生……你好坏……把人家的腿抬这么高……大老公……你的东西插得人家的鸡迈好深哦啊……这下插到人家的水鸡底了……”老师的肉棒经过妈咪一番吸吮后,也再次充血勃起,忍不住想再次干妈咪的骚穴。

  “润仔,换老弟来干小老婆了,好吗?我的老二已经硬梆梆了。”接着两人互换位置,变成润仔略为软化的鸡巴让她上口服侍着,下口的阴户让她小老公的鸡巴抽干。润仔也拉高她的双腿,中间露出她湿淋淋的密穴,老师再次挺起他的大龟头,顶在她的水鸡洞上,四处搓揉她的肥美阴阜。

  妈咪:“盐生哥……你快插进来吧……人家想要嘛……”

 
  老师听了妈咪哀求交合,也命令地说:“想要我的鸡巴,就叫小老公,说你的鸡迈欠我干,不然不干你。”老师仍继续用龟头戳痒她的阴阜。

  妈咪忍不住阴部被龟头搓弄的淫痒,继续呻吟着:“啊……好痒……别再搓了……盐生哥……人家说嘛……小老公……色色的小老公……人家的鸡迈欠你干……欠你插啦……”接着老师也再次将大鸡巴“滋”一声深深插入妈欠干的肉穴:“这下干得你深不深?小老婆,小老公的年纪虽小,鸡巴不会比老李小吧?”“啊……小老公……你除了年纪小,什么都比老李还长还粗……你的坏东西……比老李的还大还长……啊……这下干得人家鸡迈妹妹好深哦!”干了妈咪一会后,润仔又要换手轮 奸妈咪,老师为了省事,又想出更刺激的点子:“润仔,她的水鸡很有弹性,一定可以同时插入两根鸡巴,我们和她玩三贴好了。”润叔不表意见,妈咪可不同意:“不行……人家一个小水鸡,怎能同时插入你们两根粗长的棒棒……人家的小鸡会被你们撑破的……不行。”

  虽然妈咪深恐阴道被两根肉棒撑破,但老师却喜欢更刺激的奸淫妈咪:“小老婆,三贴干起来很爽的,你的鸡迈很有弹性,同时被两根鸡巴塞进去,一定夹得更紧,保证你水鸡被干得爽歪歪。”我也替妈咪担心:“老师,一个水鸡怎能塞入两根阴茎?我怕妈咪的小水鸡会被两根鸡巴干破。”老师:“放心,志仁,你妈的水鸡很有弹性,更何况同时被两根鸡巴塞入,她会有被干破水鸡的爽头。”此时老师不理会我与妈咪的反对,便仰躺着身体,妈咪只好害羞地伏在他胸前,嘴上说不要,内心却想像着二男干一女的三贴滋味,又期待又怕受伤害。

  老师:“小老婆,别怕啦,三贴的姿势干起来很爽的,同时有两个客兄一起干破你的鸡迈,保证你全身爽歪歪。”说着他已继续挺动着鸡巴,来顶弄她的阴户。

  “啊……你这小冤家老公……又要作弄小老婆……啊……啊……这下顶得好深哦……”润仔看着妈咪夹紧的肉穴,还不断被老师奸插着,脸上露出行性福的骚态,不禁醋海翻腾,下体的淫棍也不甘示弱的勃起抖动。

  老师:“润仔,快插进来,两支客兄的鸡巴一起干破她的水鸡!”润叔也禁不住三贴的诱惑,手握着鸡巴顶在两人性器交合处,此时老师也暂停抽插,以便他瞄准洞口,塞入第二根肉棒。

  润仔:“小老婆,我要干进第二根鸡巴了,干死你!”说完,“滋”一声,润叔的鸡巴也同时插入妈咪原就狭窄的肉洞内抽送。

  “啊……好紧……人家的水鸡快被你们两根东西撑破了……快抽出……”为了让妈咪的骚穴内不时有男根干入水鸡底,两人已一前一后,一个插入、一个抽出,合作无间地轮流干进她的水鸡底,让她一时分不清,此刻是大或小老公的鸡巴插到她子宫。

  她的子宫口不时吸咬着两个情夫的龟头,送往迎来,好不忙碌!一会叫大老公,一会叫小老公,她的小水鸡被干得又紧又舒爽。

  润仔:“哦……真爽……两支鸡巴一起干女人,真是又紧又爽。”老师:“小老婆,两支鸡巴同时干你的鸡迈爽不爽?”妈咪羞道:“讨厌,小老公,都是你的坏主意,人家水鸡被你们两支鸡巴轮流干进去,快把人家的鸡迈干破了……人家的子宫被你们的龟头干得好重……好深哦!”老师:“小老婆,你的水鸡夹得真紧,连子宫口都夹得我龟头好爽,真想射精进入你口渴的子宫,喂你的子宫喝精液。哈……”妈咪:“小老公,你又在打坏主意,人家不理你……”老师从后面干着妈咪一会后,也要求和她面对面相干,顺便享受爱抚她胸部的快感。

  “润仔,该换我干她正面了吧!小老婆,翻个身让小老公干你更深一点。”妈咪也觉得老师姿势花样真多:“小色狼老公,从后面插人家还不满足……还要换姿势……”此时换成润仔向上仰躺着,妈咪只好背对着润仔,手握着他的鸡巴,一杆进洞。师再度分开她的大腿,露出她已塞满一根鸡巴的肉洞,握住大肉棒顶在她拥挤的洞口。

  “小老婆,我要干破你的水鸡,干死你!”说着他已用力一挺,鸡巴狠狠塞入妈咪拥挤爆满、即将被撑破的小水鸡。

  “啊……好紧……你们的鸡巴好胀……快把人家的水鸡妹妹撑破了……你们一个前,一个后,快把人家鸡迈妹妹插烂了……大老公……你的东西好粗……撞得人家穴心好麻……小老公……你的棒棒好长……这下插到人家的水鸡底了!”老师:“志仁,快来看你妈的水鸡同时被两根鸡巴干破的镜头,保证比A片还精彩!”我看着老师正与润叔一个抽出、一个插入,完全不让她的水鸡内有空虚感,而且默契良好,让她的穴心被插得直淌淫水,仿佛快招驾不住这两支勇猛肉棒的轮流奸插。

  我说:“老师,想不到妈咪的水鸡还真有弹性,能够同时塞入两支男人的鸡巴。”老师:“你妈的水鸡很有弹性,子宫还夹得我龟头一收一放的,真爽啊!”我当时不懂,她的子宫怎会夹鸡巴呢?长大才知妈咪被一番抽干后已高潮连连,阴道肉壁不住地亢奋痉挛,子宫开始收缩,以致一夹一放地亲吻着两人的龟头。最后两人已使尽全身的力气,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将鸡巴直抵花心,也干得她子宫口承受连续的撞击,高潮也数不清几次地叫床:

  “啊……这下太深了……人家快死了……啊……人家快被你们干死了……大老公……小老公……人家水鸡快被你们干破了……这下插到人家子宫了……这下插到人家心上了……”老师:“小老婆,我想射精进入你子宫,让你享受子宫被射精的爽头,好不好?”妈咪:“不行,今天是人家的排卵期……不要啦……人家会怀孕的……”

  润仔:“小老婆,你记错了吧……今天不会吧……放心……”我见妈咪似乎抗拒着老师的要求:“老师,我妈说她今天是排卵期,不要让你们射精进入她水鸡内。”

  老师辩白:“志仁,你不知道,女人家的排卵期,只要让男人射精进入她子宫内,就会让她受精怀孕。当年你妈的洞房夜就是排卵期,让木财和润仔射精进去,她才会受精怀孕生下你。”

  我说:“那我知道了……可是今天是妈的排卵期,老师还要干得妈咪再次大肚子吗?我怕老爸知道会生气。”

  老师:“你妈记错了,今天不是排卵期啦,而且让我和润仔的精液射入她子宫,能让她享受子宫被灌满精液的快感,还可以养颜美容,皮肤更漂亮。如果你老婆想更漂亮,再来找老师和她交配,顺便把我的精液射进她子宫,让她享受被我射精的爽头。”

  我说:“可以养颜美容,那就请老师和润叔把精液射多一点进入妈咪的子宫吧!以后如果我老婆想去美容,再请老师来和她交配,让她享受子宫被老师射精的爽头。”

  妈咪听了老师的胡扯,却害羞得不置可否。

  老师得意忘形:“志仁,快帮我的睾丸搓大,等一下才能射出又浓又多的精液进入你妈的水鸡,让她被射得爽死。”

  我看着老师与润叔的两个大睾丸早已饱满胀大,便一手摸着老师的阴囊,一手抚弄润叔的睾丸。两人精神似乎受到鼓舞,心想哪有老妈被强·奸,儿子还帮忙摸奸夫懒葩的事?

  老师:“嗯……志仁……你摸得不错……老师的睾丸大不大……”

  我说:“老师,你的睾丸真大,射出的精液一定不少吧!”

  老师:“当然,我的懒弗大,射出的精子又浓、又多,一定能干得你妈大肚子,如果今天是她的排卵期。”老师一时说溜了嘴改口说着。

  妈咪听着老师的瞎扯,也自顾不暇只好无助叫春着:“啊……不行……快抽出来……人家会被你们干得受精,小老公……人家会怀了你的种……不行……”

  老师:“小老婆,我真想干得你受精怀孕,反正你已偷生一个了,再和我偷生一个私生子也没关系吧!哈……”

  润仔:“美玲,反正你还年轻,就让我们再干得你大肚子吧!而且这年轻人勇猛有力,没让她射精进去,他不会放开你的。”

  老师:“小老婆,我是标准的种猪体格,以后你若想再偷生一个,或是你的姐妹、女儿、媳妇如果想偷生,再来找我保证干得你们一个个大肚子,而且一次没怀孕,还有售后服务,保证每晚加班和你们交配,直到干得你们每个都大肚子才收钱。哈……”

  “小老公,你好坏哦,还想干得人家姐妹、女儿、媳妇怀你的种……还要收钱。”妈咪娇嗔。

  经过三小时的性爱缠绵,三条肉虫紧密叠着,交配已近高潮顶峰,两个老公的睾丸已紧紧绷住,渐有射精之势,老师便和润仔使个眼色:“润仔,我要射出来了,我们两个一起射进去,让她子宫被射满精液吧!”

  “不行……大老公……人家已经和你偷生一个了……今天饶了我吧……小老公……人家已经让你干得水鸡快破了……别让人家还被你奸出杂种嘛!”

  我一时纳闷,今天到底是不是妈的排卵期?正当我疑惑时,最后老师和润叔也几乎同十将两根鸡巴,深深插入妈咪饱受奸淫的水鸡底,大龟头顶在她的子宫口,“咻咻”地射出浓热的阳精,水鸡内顿时灌满两人又浓又热的精液。

  “啊……你们的精液射得人家子宫好用力哦……人家的水鸡内都是你们的精子了……真怕会被你们干得又大肚子……”妈咪看着结婚照上的老爸害羞地说。

  说完妈咪感受到阴穴内又胀又满,子宫浸泡在温暖的阳精中格外舒畅。想到自己可能会怀了老师的种,才害羞地搂紧老师的下体,好似怕他的精液渗出。

  不久润仔首先抽出肉棒,老师为了怕他的精液渗出,还紧紧压在妈咪身上,让大肉棒紧紧顶住她的子宫,妈咪只好害羞地双手搂紧他的背部,两腿也高高抬起,紧密地勾住他的臀部,还有些许的精液慢慢从她塞满肉棒的阴道渗出。

  老师:“太太,你要被我干得怀孕了……爽不爽啊?”

  妈咪羞道:“讨厌,盐生哥,你好坏哦……害人家被你干得大肚子。”

  老师把鸡巴顶在妈的子宫十分钟后,才依依不舍地拔出。经过长时间的混战,三人均已疲累不堪,妈咪先把衣服穿好,并催促二人:“快五点了,老李快回来了,你们快回去吧。志仁,今天的事别告诉你爸哦!”

  我说:“那我有什么奖励呢?我想多点零用钱。”妈咪:“好啦好啦,只要你别说出去……”

  此时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原来是老爸回来了。老爸看到我和老师便说:“志仁,今天不用上学吗?”老师:“你好,我是志仁的体育老师,今天来作家庭访问。由于李太太肌肉酸痛,我略懂摩,顺便按摩一下她的『鸡迈』,不对不对,是按摩她的经脉,也顺便和她作一些运律体操,还带一些我自己挤出来的豆浆给她喝,她说好喝一个人全喝光了……”

  妈咪示意他别再乱说,以免说溜了嘴。

  老爸:“润仔,今天不用开工吗?”

  润叔迟疑了一下:“哦……今天刚好太太打电话来,说你们家的水沟好久没通,要我来帮她通一通。知道她爱喝豆浆,我也挤了很多又浓又热的豆浆给她喝饱。”

  这两人真会瞎掰,只是豆浆不是喂她上口,而是喂她下口喝的。

  老爸:“哦……那谢谢你公私不分,以后再麻烦你有空来帮她通一通水沟。

  她爱喝豆浆,又喜欢你挤的豆浆,以后也麻烦你多挤一些给她喝。”

  润仔:“不用客气,老板娘的水沟,本来就是我要帮忙通的。老板娘爱喝我挤的豆浆,以后我会常常挤豆浆给她喝。”

  妈咪为他们的多话而直冒冷汗,但也为他们的双关淫词,心照不宣地娇羞不已。

  老爸吩附我送客:“志仁,快谢谢老师和润叔的辛劳。”

  我说:“谢谢老师,有空再来按摩妈咪的鸡迈。谢谢润叔,有空再来帮妈咪通通水沟,顺便挤豆浆来让妈咪喝哦!”

  目送他们的身影离去,耳畔仿佛还听到老师与润仔的淫笑:“这次一定能干得她大肚子……哈……”    

  也许你喜欢